返回

005 逍遥子血洗王府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005 逍遥子血洗王府 (第1/2页)

十八岁的熊倜被卖到了王府,这一个十八岁对熊倜来说,有太多难以忘记的事情。

    熊倜进了王府,依然摆脱不了奴隶的身份。

    熊倜是从九道山庄买来的,他是王府下等奴隶中的最下等奴隶,连王府的猫狗都不如。不能进入前院,更不能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熊倜每天都要做很多苦力,清扫后院的杂草,倒下人们的夜壶和恭桶。而他只能吃王府里的残羹剩饭,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卖给王府的十二个奴隶,有的不堪折磨咬舌自尽,有的被活活打死。只有熊倜,命硬,被毒打了好几次,都没有送命。他顽强地活着,相信总有一天能出王府。

    今天,王府大摆酒宴。熊倜在后面不断地搬动着酒坛子,稍微靠近前院的时候能听到各种喧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“贵客到。”熊倜听到前面的铃儿响了,又听到管家的喊声。管家的声音只要一出,整个院子都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大厅上王府的贵宾拿着贵重的礼物,在祝贺王员外的寿辰。

    王员外一开心不知道又会赏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想到这,熊倜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熊倜躺在后院的地上,仰望星辰,突然觉得好轻松。要是平时,管家在的话,一定会说熊倜把院子的青砖躺脏了。

    全王府的人,上上下下就只有熊倜不能去大厅,包括低等的下人都有赏银可以领,只有他不可以。他不仅仅是奴隶,还是一个玩物。

    来王府半年多,熊倜什么事情都经历过。

    有一次熊倜正在吃饭,王员外的小儿子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后院,非要熊倜给他搭高高。熊倜刚把他背上去,小儿子就在熊倜的头上撒了尿。

    有一次,熊倜在吃饭,被一个下人撞了一下。下人看了一眼熊倜,当即还用脚在熊倜的身上踩了两脚,说:“真是条烂狗,还当道。”

    前院熊倜也去过,那是王员外高兴的时候,会让他去前院,继续玩飞镖射人的游戏。还是把熊倜绑在木桩上。

    王员外去九道山庄赌女人,也从九道山庄买进大量的奴隶做玩物,做自己的活靶子。九道山庄的奴隶是不用赌的,九道山庄的奴隶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是已经消失了的,没有人会再去询问他们的死活。甚至连阎王爷也不用派牛头马面去钩他们的名字,不过可以买卖。

    他们住的地方就是在马厩旁边,据说那是王府原来养猪的。

    熊倜也想过逃跑,只是那微弱的武功早在九道山庄的时候就被废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姜红颜告诉熊倜,被抓来这里的人,不管之前是多厉害的角色,在这里都会武功尽失。因为在他们吃的饭菜里面都被下了药。

    姜红颜还告诉熊倜,离开九道山庄,卖进王府,就是为了恢复正常的身体。那种特制的秘药,是从宫廷中传出来的,王府没有。只要在王府生存下去,就有摆脱这种命运的可能。

    熊倜不断问自己,如果在选择一次,他还会让姜红颜帮自己离开九道山庄吗?这是离开九道山庄的唯一机会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刚闭上眼睛的熊倜听到前院有喊声,立刻跳了起来。瞬间,他已经察觉改变自己命运的神灵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跑到前院,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出现在这个地方。他悄悄地绕到大厅前门,见到王府张灯结彩,十分热闹。熊倜迅速地藏在墙角里的草垛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他又听到一道凄惨的叫声,只见前院大厅的窗户上,有一道鲜艳的血痕。那是管家的血,管家就倒在窗户下面。

    大厅里有一股很强的浓烟从里面冲出来。

    铃铛响起,那个白衣男子从几不可见人的浓烟中走进来。走进大家的眼中。也走进了王府家主王员外的眼中。

    王员外的瞳孔忽然间收缩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白衣男子手里拎着的不是贺礼,而是一把剑。

    一把剑尖在滴血的剑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杀手,逍遥子的确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杀手。不仅是因为快40岁的逍遥子,还长着一副儒雅秀气的脸,多年前行走江湖时就曾有采花贼欲对逍遥子下药。

    结果当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逍遥子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杀手,更是因为,他是一个叛徒。

    一个背叛了杀手集团的叛徒。

    你听说过一个杀手背叛了杀手集团之后的命运吗?

    你一定听说过,因为你也许没见到过真人,但你一定看过很多这类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除了逍遥子。

    严格的说,逍遥子其实也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因为在杀手的江湖榜中,曾经排行第十位的杀手逍遥子,属于最神秘的杀手集团“暗河”的第一杀手逍遥子,可以轻易找到公开记录中的逍遥子的下场……在刺杀武当派掌门时出手失误,受伤逃跑,在楚国客栈里路遇宿仇,火并之后受伤严重,最终

  005 逍遥子血洗王府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