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006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006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 (第1/2页)

“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?”

    “卟嗵!”熊倜跪在逍遥子面前,问。

    逍遥子笑了,他喜欢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武术世家的老师父,遇到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任何基础为零的家伙,第一句话就问“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”,一定会觉得这家伙太好高骛远,一定会教训他踏踏实实练好基本功。

    但逍遥子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逍遥子既不是名门正派也不是武术世家。

    逍遥子是个杀手。

    这个杀手在当年什么武功都不会任何基础为零的时候,第一次进入“暗河”杀手集团,第一句问教练的话,就是同样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逍遥子嘴角微微一翘。

    逍遥子扔给熊倜一把叫“飞飞”的剑。

    熊倜接过剑,一把带鞘的剑。剑柄上还带着干枯的血迹,剑身上镶嵌着很多宝石。看得出剑主人生前不仅是位剑客更是个有钱人;当然也看得出,剑主人生前在逍遥子面前还来不及拔出剑就已经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拔出剑,刺向太阳。”逍遥子对熊倜说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动作练二十万次,你就是一个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拔剑?怎么刺?刺哪里?师父你什么都不教我,我怎么练?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知道怎么练,只需要练,在练的过程中自然就明白要怎么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刺太阳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早上朝东刺朝阳,中午朝天刺艳阳,傍晚朝西刺夕阳……你问题太多了,都问的我忍不住作诗了……”

    熊倜可怜巴巴地望着逍遥子拂袖而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熊倜看着“飞飞”,心里说:“‘飞飞’啊‘飞飞’,你能教教我怎样练剑吗?”

    熊倜举起“飞飞”,他什么都不懂,只能用力拔剑向太阳的方向刺去。

    太阳的光刺射着熊倜的双眼,熊倜被刺得不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熊倜看着不远的树林,知道逍遥子就躲藏在树林里面看着自己,他又不敢不睁开眼睛。他努力地举起剑,一剑刺向太阳。

    熊倜每天从第一眼看到太阳升起就站在太阳下开始练剑,有时站在山顶,有时站在悬崖,有时站在水中,有时腾飞在半空。

    太阳从东边升起,照射在山崖,树林。小溪水在河里欢呼,鸟儿从天空飞过。

    熊倜,在同一天在同一个地方,从早上到晚上,一直刺太阳。第二天又换个地方刺太阳,第三天再换地方。

    只换地方不换时辰,不管哪个方向,只要他在的地方,第一眼看到太阳跃出云层,他就要立刻拔剑刺太阳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做重复着同一个动作:拔剑,一剑刺向太阳。

    直到太阳完全躲进云层,月亮升起,他才会停止练剑,拖起沉重的脚步走回他和逍遥子栖身的小茅屋。

    次日,启明星在深邃夜空闪现的时候,熊倜就开始登上山顶。

    偶尔,他会坐在山巅等到旭日东升,然后静静地看会被朝阳染红的云层。

    不管熊倜在哪里练剑,逍遥子都能找到。不过,逍遥子从不显身。总会悄悄跟去,又悄悄离去。有时点点头,有时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哗——”大雨“滴答滴答”地顺着屋檐的茅草滴下来,地上低矮的地方汇聚成了一条条的小河。

    山下的一间茅草屋里,熊倜提着剑站在门口,看着倾盆大雨。茅草屋外面紧连有一间偏房,里面放着一张木长桌和几个小木凳,木长桌上终年放着一张古琴,那是“听雨亭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去练剑?”逍遥子站在熊倜门口,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今日下雨,何来太阳?”熊倜扭过头,十分委屈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太阳了,下雨就没有太阳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熊倜一时找不到回答的话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练剑。”逍遥子说完一掌把熊倜甩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茅屋的门前是一片空地,大雨狠狠地打在熊倜的脑袋上,他拿着剑站在雨中,胡乱的刺着,毫无方向感。

    “东边日出西边雨。”逍遥子在屋里给熊倜传了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边日出西边雨?”熊倜停下了剑,不明白师父在说什么。他知道就算再问师父,他也不会再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他只好按照以前太阳出来的方向去刺。

    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熊倜的身上,脚下的泥土被雨水侵蚀之后软绵绵的,又粘性。

    熊倜一脚踩下去,要很费劲才能跳起来。一不小心,脚下一滑,熊倜摔了一跤,倒在泥土里。等他爬起来的时候,

  006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高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